最新文章

我想把台湾海峡拉长

我想把台湾海峡拉长,绑在腰间,再插上一支金枪鱼。还是叫它鲔鱼吧,装不上子弹,当然只是吓唬自己。我想把台湾海峡卷起来,炸成麻花,顺便喂鱼虾。只是,狡猾的海鲜们早就躲别处了,要不,这一碗还是做成素食吧。我...

路跑

手势二则

一、鲎四年前,一度赁居基隆港东岸的无电梯老旧公寓,必须穿过阴湿的窄巷,才到得了公寓入口处,然后爬楼梯到五楼,方见分租套房的大门口。总是晨起外出运动的缘故,认识了大清早在楼梯间整理回收物的二楼老伯。此后...

路跑

阿凡达的蓝眼泪

向往生态摄影。有日,趁向晚,背起沉重器材,探进蜿蜒秘境。沿途欣见萤火虫渐次围拢,闪烁着曼妙舞姿。然日夜交接,仅一刻钟。连忙架好相机,鹄首等待。直到天空最后一抹阳光,将密林染成湛蓝。而旷野上铜钱草的圆圆...

路跑

全世界都在滑手机

全世界都在滑手机都在看手机喜手机怒都在听手机哭手机笑手机会说话会听话手机会书写会阅读会呼吸手机深深了解人类人类一切事务都由手机出面处理世界似乎只剩下手机只剩下手机就剩下一切打开手机就打开世界世界就活在...

路跑
点击加载更多

    医生vs.元素师

    有一个网路笑话,如何解决白衣服沾到污渍的头痛?答案是洗衣服前吞一颗止痛药,这样子头就不会痛了。医生当久了,有时会错觉自己是元素师,人体的反应...[详细]

    吹泡泡的那一天

    为了怕「选择性缄默症」的女儿害怕学校而拒学,我与妻每日小心翼翼,陪女儿上学。社交焦虑的孩子光是来到国小校门口便紧张兮兮,看着众多同学随着红绿...[详细]

首页广告一

推荐阅读

首页广告二
分享到: